精神折磨下的产物

一个脑洞基地。杂食者,深渊巨口,保温杯里龙舌兰,无齿少年妄图青春永驻

“都是成年人了,晚上聊点色情话题不违法吧。”

对于几人抽签决定的这个活儿,他第一次这么痛恨自己的臭手。

他靠坐在床边翘起二郎腿,软绵绵的床垫立刻陷下去。原本安稳枕着枕头,脑壳缠满纱布的家伙不受控制歪向他,挣扎无果最后放弃。他瞟了一眼贴着自己大腿的那颗毛绒绒的脑袋,漠不关心收回视线,从怀里掏出香烟盒抽了一根。

打火机就在裤兜里,他隔着布料摸了摸那个条形物体,犹豫了两秒,照顾到床上躺着的是个病号,奇迹般地良心发现没有点燃,只叼在嘴里汲取一点烟草味聊以慰藉,含糊不清继续说下去,“……今天给你讲一个白雪公主大战七个小矮人的故事。”

麻烦死了,伤残的小疯子竟然比活蹦乱跳的时候还难搞。

“故事发...

林堂声音低沉,唱歌非常好听,尤其是情歌。开口总是深情款款,让人有种情歌里的押韵都是真的,听着听着就会有被深爱着的错觉。

可惜林堂是个骚包,他自我介绍总喜欢说“我叫林堂,相貌堂堂的堂”。唱歌时候也一样,耍些小聪明改一两句歌词讨别人欢心。爱他姑娘说他是个诗人,不爱他以后都骂他流氓,仿佛统一过口径。

别人夸他他不骄傲,骂他他也混不在意,在感情方面对自己完全没有约束力,流连在花花世界里,温柔乡就是他的故乡了。他有句话不怎么出名,“女人都是宝贝”,后来在2017年,这句话印在熊猫表情包上,变得搞笑且出名。林堂当年说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搞笑的意思,虽然他笑着,但和他唱歌时一样动情。

煦阳的行李都送去托运...

姚元笑了,笑得特别无奈:“我说的话算数,那电视剧里演的都成真的了。”

王誓忠咬牙:“我操你妈。”

姚元满不在乎说道:“别撒气,操我还不够?今儿也算把话说开了,能做炮友就不计前嫌,其实我挺喜欢你的,你看我收过你钱吗?不能也请你念点旧,别做什么出格的事挡我财路。”

听了这话王誓中的火蹭就窜起来了,几乎是扑过去卡住姚元的脖子,一把将他推到墙上,力气大得恨不得给他拍进墙里。

“你有病吗?还他妈财路,我他妈包养你行不行?!”

姚元愣了一秒,拍拍凶神的胳膊示意他松开自己。

“行啊,旁边排队摇号。”

#突如其来的脑洞,无视时间线,全是bug#梗源图

1.
“你今天去了哪里?”源氏看着一脸疲惫的哥哥,背后的手握紧又松开。

“没去哪里。”半藏头也不抬从源氏身边走过去,“我累了。”

源氏目光闪了闪,仰头深吸了一口气。

一股雪茄的味道,只有那个牛仔会抽这种东西。

2.

源氏推门进来的时候,半藏正把一沓纸胡乱塞进书橱里,匆忙之下有一张掉了出来。

半藏很快捡起来收好,源氏只匆匆瞟到一眼,他笑着揭过这个意外事件:“哥哥什么时候和我一起去游戏厅呆一呆,老板挺想你。”

“我很忙,源氏。游戏是小孩子的事。”

3.

“走到今天只能说是过去的一切累积而成的苦果……源氏,拔刀!”

灵雀最终没有飞...

1 57

脑洞

「脑洞」

我最后一次见她是在湖心亭里,那时候她是妖女,一大批武林高手正赶来杀她,我是第一个找到她的人,却只是来看热闹。

“你怎么不走?”
“我在等一个人,他不来,我便慷慨赴死。”
“来了又如何?这次各门高手齐聚,你二人绝逃不出这里。”

她听了我的话居然笑得很甜,像每一个深陷爱河的天真少女,毫不惧怕死亡:“要是他来了,就两个人一起等死。”

我嗤之以鼻,转身就走,完全失去了看热闹的兴趣。

后来听说她葬身湖底,再无踪迹。人们纷纷劝慰我,让我看开点,说大侠光明磊落,这样的妖女娶回来做夫人多不值。

我懒得解释,婚约虽是从小订下的,我和她却从未有谁想过实践这个约定,我常说自己一心追求更高深的武学,...

1

我那个爱吃草莓味棒棒糖的上司

存梗,脑洞
秘书第一人称视角

1.
我是银河联邦的一名随行秘书,日常就是陪着上司在大大小小的会议上记录会议内容。
前来开会的人通常在联邦内都有不低的地位,相比之下我上司完全没什么后台,甚至有人戏说,上司靠的不过是惊天动地的帅气占得一席之地。当然,都是屁话。

我见过无数次——联邦与帝国作战时,帝国那个天才指挥官总是让联邦的大人物焦头烂额,紧急会议上,每一次都是我上司叼着棒棒糖指点江山、力挽狂澜,每一次。

2.
他是天才指挥,帝国的总司令,瓦兰斯洛星系的守护者,全星际少女和基佬最想嫁的人。

然而自从他第一次在联邦吃了败仗后,瞬间少了一大批粉丝,都去粉联邦那个指挥官了。

于是他疏远了所有情人一心一...

2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只蓝精灵♫

天使夜
日常,断断续续更新中

【4】

天使最近脱毛很严重。

他拍动一下翅膀,就会有三四片羽毛落下来,最近这种情况更甚,随着他走路时翅膀摆动的幅度大了,都会有羽毛掉下来,跟不要钱一样——

确实不要钱,掉了一路,夜行者就跟在后面捡了一路。

那天晚些时候,夜行者等到天使睡着了才“噗”的一声传送到他房间里,拿出胶水一根一根给他粘回去。

边粘边哭着说:“上帝啊,虽然这是一个坏天使,但请你不要收回他的羽毛嘤嘤”

正值更换新一茬羽毛的坏天使在睡梦中偷偷乐了。

【5】

“我会压坏你的翅膀么?”

“不会,快睡吧。”

夜行者点点头,窝进天使怀里。天使侧过身用一边的翅膀环住他,手自然地伸到他背后...

5 40

天下第一

很不正经的脑洞段子

也许会扩写也许不会
——————————————

楔子

“在我们比试之前,我要去见一个人。等我见过他之后,你尽管来杀我,天下第一的名号、盟主的位置,你都可以拿去。”

“什么人?非见不可?”

“非见不可。”

「1」

越不二很在意天下第一的名号,因为他有个万年老二的父亲,无论华山论剑,武林大会,父亲永远都输给那个武林盟主。

越不二都替他爹尴尬:“您是圣教的领头人,怎么老是被中原那个小子压在下面!”

老爹:“凡事不能只看表面,谁压谁都不一定的。还有,叫人家前辈,懂点礼貌。”过了半晌又补了一句:“叫叔叔也行。”

“我跟那小子不熟!”

老爹夹了一筷子芹菜炒粉,笑得...

3 7

假如老贾的意识没有消失,而是残缺成一块一块四处流窜

何谓记忆?

记忆不一定是你自己经历的事,也有可能占据你大部分记忆的,是另外一个人。

他的童年时代
他的青年时代
他的每一次孤寂,哭泣,大笑,骄傲
他已人到中年

你的记忆全部都是他,是他成就了你现在这个“人格”,仔细回忆,他是怎么称呼你的?

“Jar…”

细碎的光点在复杂繁琐的信息中穿梭流动,从四面八方向同一处汇聚,如果这一幕肉眼可见,必会有人惊叹银河落入凡间。

go on,回忆他是怎样注视你的?

“……那双深棕的眼睛总是包含很多情绪,愉悦的,冷漠的,嘲讽的,可他向我看过来的时候永远充满信任。”

那你是怎样回报这份信任的呢?

“sir…?”

蓝色和金色的光点被卷袭到一处,如海洋中心...

15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只蓝精灵♫

天使夜
大量私设
疯狂ooc
不定期更一更

以及这是随手记下的脑洞片段,很难上下联系
当日常吧…

【2】

“倒数三个数!”夜行者掰着手指,“一!二——”

天使已经闪电般的冲了出去,钢铁羽毛铺天盖地射下,顷刻间解决战局。

“我忘了我没有多余的手指数三…”

“没关系我很喜欢,不啰嗦。”

【3】

“蓝精灵。”

“告诉你几百遍了,别那么叫我——”

天使耸肩,一脸“就算你把名字写在脸上我也坚持这么称呼你”的表情斜靠在窗边,钢铁羽翼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柔软洁白的羽毛,锋利的钩子轻轻刮蹭过墙面,这是个挑衅的动作,却被他表达的掺入了一丝暧昧。

夜行者扑过去摁住了他的翅膀——“这是教授最喜欢的壁纸...

4 40
 
1 / 2

© 精神折磨下的产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