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折磨下的产物

一个脑洞基地。杂食者,深渊巨口,保温杯里龙舌兰,无齿少年妄图青春永驻

林堂声音低沉,唱歌非常好听,尤其是情歌。开口总是深情款款,让人有种情歌里的押韵都是真的,听着听着就会有被深爱着的错觉。

可惜林堂是个骚包,他自我介绍总喜欢说“我叫林堂,相貌堂堂的堂”。唱歌时候也一样,耍些小聪明改一两句歌词讨别人欢心。爱他姑娘说他是个诗人,不爱他以后都骂他流氓,仿佛统一过口径。

别人夸他他不骄傲,骂他他也混不在意,在感情方面对自己完全没有约束力,流连在花花世界里,温柔乡就是他的故乡了。他有句话不怎么出名,“女人都是宝贝”,后来在2017年,这句话印在熊猫表情包上,变得搞笑且出名。林堂当年说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搞笑的意思,虽然他笑着,但和他唱歌时一样动情。

煦阳的行李都送去托运了,她拎着一个Coach的小皮包,站在安检区入口。长款风衣把她衬得修长冷艳,长头发在临走前一天被她剪掉,贴着削尖的下巴笔直垂坠下来,林堂笑她不是花毛爷爷剪的,分明是自己把头贴在案板上一菜刀切下来的。我没有笑,只是觉得有点恍惚,好像她昨天还是追在林堂屁股后面跑的小丫头,今天突然亭亭玉立,这种反差感就像陪你乱疯乱闹的小跟班野丫头摇身一变就成了邻国公主,之前只是来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公主现在要回去了,拍拍屁股说走就走。

煦阳握起拳头锤了一下林堂的肩膀:“别贫了,我一会就过安检了,给我唱首歌吧,你都没给我唱过。”

我迷迷糊糊地想,公主说话都不带“他妈的”了。

林堂揉揉肩膀清了清嗓子,“我说我曾经挽留,她们纷纷去做了人流♬”

“滚蛋,是他妈这么唱的么?”

……公主还是被我们这届平民带坏了。

林堂推她去安检:“就是这么唱的,快滚吧,一路顺风。”

煦阳白了他一眼,拎着小包,高跟鞋哒哒哒,没等这声音洗我的脑,那件长风衣已经消失在安检口。

“……就让我随你去,让我随你去,去到六十岁停下的渡口,等着被一条小船接走♬”,林堂站在入口把这首歌哼哼完,身边已经走过三个红了脸回头偷看他的姑娘。

我拍拍他的肩膀,跟他,也是跟自己说道:“走吧。”

评论

© 精神折磨下的产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