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折磨下的产物

一个脑洞基地。杂食者,深渊巨口,保温杯里龙舌兰,无齿少年妄图青春永驻

“都是成年人了,晚上聊点色情话题不违法吧。”

对于几人抽签决定的这个活儿,他第一次这么痛恨自己的臭手。

他靠坐在床边翘起二郎腿,软绵绵的床垫立刻陷下去。原本安稳枕着枕头,脑壳缠满纱布的家伙不受控制歪向他,挣扎无果最后放弃。他瞟了一眼贴着自己大腿的那颗毛绒绒的脑袋,漠不关心收回视线,从怀里掏出香烟盒抽了一根。

打火机就在裤兜里,他隔着布料摸了摸那个条形物体,犹豫了两秒,照顾到床上躺着的是个病号,奇迹般地良心发现没有点燃,只叼在嘴里汲取一点烟草味聊以慰藉,含糊不清继续说下去,“……今天给你讲一个白雪公主大战七个小矮人的故事。”

麻烦死了,伤残的小疯子竟然比活蹦乱跳的时候还难搞。

“故事发生在去年,隔壁那条街的一个高级会所里有个‘公主’叫白雪,虽然平时大家都叫她小白啦……”

……他妈的,饶了我吧。

“小白因为长得好看,嘴又甜,业绩很好,久而久之抢太多生意被别的鸡…别的女人给排挤了。你睡着了吗?”

躺在被窝里像死人一样安静的家伙打破期望,意外地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拽了拽他裤子。

“……怎么还没睡着?”

躺在床上的“木乃伊”隔了很久才说话,用舌头和牙齿分开嘴边包着的纱布废了点力气,歪在别人腿边的家伙声音很轻,所幸房间内更安静——

“脖子好疼。”,真稀奇,他居然从这四个字里听出一丝委屈。

评论

© 精神折磨下的产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