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而湿叫兽

精神折磨下的产物,杂食者,深渊巨口,无齿少年妄图青春永驻

苏小妍其实是个感性的姑娘,一个舞者就算神经再大条也不会没有一点敏感神经。

所以在刚离婚的一段时间内,苏小妍总哭。

没人给她热牛奶了要哭,逛了一天街回来没人给捏脚了也要哭,突然有一天想跳舞却找不到音乐,惊觉男人什么也没带走,只是抱走了那一盒唱片的时候,还要哭。

只是后来,牛奶有儿子给热,老公给她办了张养生足疗的卡,唱片重新再买了回来……苏小妍又开始过起没心没肺的生活了,再也没哭过,就好像男人还在一样。

可是有一天暴雨如注,苏小妍从梦中惊醒,呆呆地望了窗外良久,心里有什么东西塌下来,流下一滴莫名的眼泪。

楚天骄从没想过自己会成家生娃,但是人生就是这么公平,看不惯他逍遥,早早送他进了爱情的坟墓。

头一次不想给女人看自己的藏酒,雕花子弹和枪,而是要陪媳妇过日子。一个屠龙的汉子不要把金甲圣衣给女人看,他怕衣服锋利的棱角刺伤女人。而是要女人看他又怂又软又好欺负,还热的一手好牛奶,就是为了女人以后夸他“又帅又会照顾人”。

那天她走后,楚天骄抱着一盒子唱片,却只循环伤心旅馆。他心里苦哇!他怕金甲圣衣扎伤女人,可他忘了,圣衣从出生起就长在他血液里了。

评论
热度(1)

© 插而湿叫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