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而湿叫兽

精神折磨下的产物,杂食者,深渊巨口,无齿少年妄图青春永驻

战场不带奶,两个绑定dps的悲剧

「1」
黄泉忘了自己从什么时候起就守在奈何桥边的,而且他开始还不知道这是奈何桥,他只觉得这个桥挺奇怪的,只有来的人,没有离开的人。

桥边还有个御姐在卖汤,每次她都喊“不好喝不要钱”,不过从过桥的人的反应来看,真是不好喝,喝完一个个都一脸大写的懵逼。有贪图便宜的要了两碗,喝完直接成傻子了。所以目前为止黄泉还没见到御姐挣过钱。

「2」
后来御姐自我介绍,“我在人间叫孟姜女,在这里人人都叫我孟婆。”黄泉觉得有点耳熟:“哭…哭……”

“哎呀这里就是阴曹地府没错啦,你一个大老爷们还吓得哭哭。”黄泉难过,黄泉委屈,其实他想问是不是哭倒长城的那个孟姜女。

「3」
黄泉之前也不叫黄泉,他叫什么他自己都忘了,是御姐给他起的名字。“我从黄泉里给你捞起来的,你没化掉也是牛得不行,魂不该绝啊。”

黄泉点头说谢大姐大救命之恩,孟婆拍拍他的狗头:“跟我混吧,帮我卖汤。”黄泉说“拉倒吧你这都不挣钱”  ,孟婆邪恶地笑了,“但我这是行业垄断,铁饭碗,阴曹司定时发奖金”,黄泉表示服,遂在奈何桥边同孟婆搭了个棚子,定下了规矩——汤不要钱,但要用一个故事来换。

后来这个规矩被一个过桥的哥们记住,不知怎么的转世了也没忘,他在人间开了一个茶舍,也立下同样的规矩,还写了本聊斋志异。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4」
黄泉在奈何桥边和孟婆搭伙卖汤卖了大概几千年,计算方法很简单,因为讲故事的人从穿着汉服的,到穿着中山装的,最近又有新潮的姑娘穿齐B小短裙的。

黄泉一边用眼睛狂扫姑娘们的大腿一边感叹时光飞逝、岁月如梭。

千年来死去的人太多太多,黄泉听过的故事都能写一部中华上下五千年了,可是黄泉没听过汉武帝之前的故事,所以他猜自己可能死于汉武帝时期。

「5」
黄泉今天没有积极地听故事,他坐在棚子角落的座位里,背对着奈何桥,很孤独,拒绝交朋友的样子。

孟婆听一个东北大碴子说了四个小时的LOL英雄时刻,实在烦的不行,直接灌汤让他懵逼,四个小时啥也没听懂,就记住东北大碴子好像叫小智,葫芦岛人[x

「6」
孟婆很生气,骂黄泉没有工作激情。“你才干了几年你就失去干劲了!”  “妈的两千年了不算多?”  “怎么算的?”  “我初步怀疑我是汉武帝时期的人,算下来该有两千年了吧。”黄泉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每一个给我讲故事的人讲的都是他们自己的事,他们都知道自己是谁,来自哪里。我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就连刚才的那个东北哥们都比我强。”孟婆给下一个大鼻子的人盛了一碗汤,“你知道为什么要给他们喝汤么?” 

“知道,为了忘却前尘。”

“对,忘却前尘,才好重新做人。可是你连人都不肯做了,也不甘心遗忘,还死赖在这里不走,他们都不如你。”孟婆轻轻舀着汤:“也许你的执着真能感动什么人,也许有一天,你的故事会来找你。”

「7」
自从那次对话后,黄泉每天都忧伤地站在桥上打水漂思考魂生,其实黄泉不说话的时候很帅,安静的美男子,女鬼过桥总要看他几眼,还有些小娘炮鬼也羞涩地看他,黄泉表示都不约。后来过去了十年,黄泉依旧站在桥头打水漂,有一次居然打出来一百零八跳,排列组合成十二星座。

孟婆彻底醉了,“这个逼装的,我给满分。”

「8」
这是第十一年的某一天。孟婆干脆不卖汤了,叫来一群无常和牛头马面来看黄泉打水漂表演,看一场一亿冥币。

“喔喔喔!是射手座!”  “天啦噜!北斗七星!”  “我是处女座!给我扔个处女座!”

黄泉停下来:“处女座不扔。”  那个无常:“…嘤QAQ”

「9」
黄泉火了,阴曹司的工作人员都叫他黄泉大大、小鲜魂。连过桥的鬼都忍不住驻足观看,孟婆只好用汤将其灌懵逼然后强行轮回。

这样的时光不知过了多久,那个日子终于来了——特殊角色出场的日子。

孟婆看见一个人从桥上走来,长衣飘飘,飘飘欲仙,欲仙欲死(x),孟婆的汤勺掉进缸里:“……长留上仙?”

「10」
那人一笑,忘川河两旁的曼珠沙华花与叶竟一同开放,那人一开口,声如碎玉,“长留你妹,吾名长庚。十殿阎罗不管管下属上班时间看人间剧么。”

孟婆哭哭,“长留上仙开口竟是粗鄙之语!”  黄泉捞出勺子温柔地喂了孟婆一口汤,孟婆不哭了,她摸摸头继续舀汤,抬头看到长庚,汤勺掉进缸里:“长留上仙?!”

  黄泉、长庚:  “……”

「11」
“好了不开玩笑了。”孟婆恢复御姐的矜持,“讲个故事,做过桥费。”  “我没有故事。”长庚勾唇一笑,奈何桥的女鬼便又死了一次。

但是孟婆是谁呀,孟婆是国服第一木木,因为她曾哭倒了长城(好像并没什么关系)“你没故事?你一出场BGM都变了!”  “拉倒吧哪有BGM。”  孟婆不服,一打响指,黄泉抄起汤勺当成吉他一顿扒拉,深情款款:“董小姐,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12」
董小姐熄灭了烟,说起从前。

“操你妈的说了是长庚,对待重要人物能不能正经点!”长庚怒摔汤勺。

孟婆见状一掌拍碎了缸,“臭小子敢闹我的场子?!”拿着碎片要戳他,这时黄泉一步上前一记左勾拳(一根我不抽的烟,一放好多年,它一直在身边♫)稳稳停住,带起一股小旋风。

当时那只拳头离长庚的脸只有零点零一公分,一炷香之后长庚鼻青脸肿老老实实地在棚里坐下,彻底没屁了。

「13」
黄泉坐长庚对面,“不好听,就给你喝一缸,让你连站着撒尿的姿势都忘光。”长庚啜泣:“早知道有今天,我当初就不下凡了。”孟婆惊讶,“你还真把自己当上仙啦?”

长庚怒,“我本是天上的长庚星,下天宫,入凡尘,历经千载。与楚霸王对饮,随飞将军征战,同诗仙赏月。但历史没有我,凡人听我的故事也会笑我胡言乱语,所以我没故事可说。”

  孟婆哎呦呦表示不屑,“你说的如此没有道理,我竟也无言以对。”黄泉却觉得很烦躁,长庚给他一种隐隐的期待感,但他不懂自己在期待什么,“屁话怎么那么多,我的麒麟臂要发作了。”

长庚露出了然的笑容,很欠揍,“我可以讲故事,不过不是我的,是你的。”

「14」
“我说什么来着!你的故事自己找上门了!可能要喜当爹你有点心理准备。”孟婆不舀汤了,反正缸都碎了干脆坐下来听八卦。

黄泉坐直了身子,内心惊诧,但他长久以来的形象是高冷,所以黄泉装逼的拽文:“愿闻其详。”  长庚伸出白玉般的长指,轻轻点在黄泉脑门上,“用讲的太麻烦,我可以直接给你看。”

黄泉瞬间被一堆走马灯一样的记忆碎片侵入,碎片狠狠扎进他的识海中,“西巴!强行安利!”

信息量太大,黄泉想吐,却一翻白眼直接晕倒在地。

「15」
一个肉球一样的小矬子坐在台阶上,背后是一扇厚重的大门,小矬子抱着膝盖看着远方。

黄泉走过去坐到他身边,“你在看什么?”小矬子没有回答,黄泉伸手要拍拍他,却从他肩膀上穿了过去。

“卧槽!有鬼!”  “你才是鬼啦!”长庚出现在黄泉身边,“你都死了多少年了,当然无法触碰凡人啊!” 

“哦……那你让我看这小鬼作甚?”不等长庚说话,小矬子突然站起来,向远处走来的一个人飞快跑去:“舅舅!”

「16」
“……哦草。”黄泉一脸吃屎的表情。“怎么了?” 

“你说这是我的故事,我推测我活在汉武帝时期,这个走路都不利索的小鬼冲过去叫舅舅……”

长庚接过他的话,“我可以告诉你这是汉朝也是历史上最有名的舅舅。”  “我懂了……妈的我不会是卫青吧!” 

“不,你是霍去病。”长庚愉快地剧透。

「17」
长庚帮黄泉搞懂了现在的情况就遁了。黄泉在长安城里四处游荡,因为没人看得见他,所以他无所禁忌,穿墙有瘾,于是他知道了——

平阳公主喜欢帅比,卫青做她家奴时还不惹眼,进了宫做侍中后公主便天天找机会回娘家!

陈皇后原本嫉妒卫子夫,结果卫青入宫做官后她发现情敌又他妈多了一个!

汉武帝是个渣男,见一个爱一个,最近他见到了卫青……

黄泉终于明白什么叫真正的火,跟他在阴曹那几年做小鲜肉不一样,卫青是真的占了大汉八卦全部江山,天天上头条。

汪峰恨不能穿越以代卫青x

「18」
公孙敖笑卫青傻人有傻福,明明都被陈皇后抓起来要杀了,却成了与刘彻相识的契机。卫青尴尬的笑笑,公孙敖表示我还没爽够,狠劲儿调戏:“你这面相,大写的一个牛逼,将来可封侯!”

卫青哈哈,“人奴之生,得毋笞骂即足矣,哪里能有幸封侯!”

黄泉在卫青身体里穿进穿出,闻言停下,看着还是个少年的舅舅:“你哪里会知道,日后你官拜大司马,一家五侯,隆恩浩荡何等风光?”

「19」
黄泉跟着卫青绕来绕去,见卫青在市集上一会看看这个,一会摸摸那个,买了一堆小孩子玩的东西。又走过了几条街,卫青才停在一扇熟悉的大门前。

“这是……”黄泉正回忆着,门里跑出来个锦衣华服的小鬼,那冲劲儿完全是把自己摔进卫青怀里。

“舅舅!”

  黄泉看着温柔抱起小鬼的卫青,突然很嫉妒幼年版的自己。

“去病,怎么有股酸味儿?”  “欸?没有啊!”说着幼年霍去病蹭到卫青颈窝处使劲嗅了嗅。

黄泉:“……操。”

「20」
卫青在建章宫做官,正如公孙当年的玩笑一样,荣宠不衰,长达十年,与刘彻简直形影不离,看得黄泉抓心挠肝的着急。

“舅舅今天怎么这么晚?”年少的霍去病只到卫青的胸口,他得使劲儿仰起头才能和卫青对视。

卫青低头习惯性摸霍去病的脑袋,“皇上叫我同他巡游园子,问我种什么花好,决定了又犹豫,就这样讨论了一下午。”  “哦……”

黄泉怒了:“妈的种菊花好了!磨磨唧唧的就是想和你多待会!刘彻心机屌!”

「21」
霍去病不开心,可是舅舅得圣宠他应该高兴才是。霍去病搞不懂,于是他偷偷跑出家门去散心,顺路看看那个自己偶然救下的人。

“喂,你每天待在这个破庙里干嘛?”  “小鬼,你不懂,我在钓鱼。”

  “……”花擦是个神经病,霍去病不想呆了,可是又没人能听他说说心事,别的孩子都叫他“野种”,于是只能努力和神经病同频,“这样怎么能钓到鱼?”

那人笑眯眯地回答:“愿者上钩,你这不是来了么?” 

黄泉看着明显年轻许多一脸鸡贼的长庚,“没想到你丫还兼职诱拐小朋友。”

「22」
霍去病第一次见到长庚时,他在被人群殴。两三个十三四岁的小鬼围着长庚,圈儿踢他,高他们一头的长庚抱着脑袋乱躲。

霍去病走过去往那一站,小鬼们都住了手,霍去病转了转手腕,小鬼们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喊:“野种!你给我们等着!”霍去病二话不说冲上去抓住落后的一个小鬼一拳直接掀他前脸儿,小鬼倒在地上嚎啕大哭。

“这位…小壮士,多谢。”长庚站起来拱手,挂着两条鼻血。

“我叫霍去病。”  “哦哦,你好你好,我叫长庚。”

「23」
长庚说霍去病救了自己一命,他要以身相报。

霍去病说:“你脑子被踢傻了?”  “可是你们凡人的规矩不就是这样么…?”  “现在是汉朝,你说的那些是聊斋志异,等蒲松龄出生了才有。”  “哦哦…等等你怎么知道蒲松龄?!” 

“这是设定,你管我?”霍去病嗤了一声,超时空装逼,最为致命。

「24」
“那你大概能接受神仙的设定吧,我是天上的星君长庚。”长庚微笑,两道鼻血又流了出来。

霍去病看着他的鼻血,“对不起不能。” 

“别走啊,我会法术的,我还看了很多书!我可以做你的幕僚辅佐你!”  舅舅我遇到蛇精病了好可怕,霍去病默默退后,转身就跑。

“等下啊!我…我可以测凶吉,算生死,我看出你有天狼之相,日后可做将军!你总会用到我的!”

霍去病停下脚步,回过头。

「25」
长庚坐在破庙里,看着霍去病:“今天~怎~么不~开心?”

  “你再这样我打你了。”霍去病抬头看着破烂的屋顶,“你说,明明舅舅对我的好一直没变,而我却觉得离他越来越远了呢?”

长庚掐指一算,“嗯……………………没算出来。”

霍去病没指望长庚能有什么惊世之语,“舅舅又要去打匈奴了……长庚,既然你这么想做姜子牙,便同我一起上战场吧。”长庚看着霍去病,轻轻叹息:  “好。” 

元朔二年,卫青第三次出击匈奴,官拜长平侯。同年,霍去病十三岁。

「26」
元朔二年,卫青击退匈奴,大获全胜。

班师回朝后,刘彻很高兴,心情很激动,有点语无伦次,“朕要封…要封…封…”  “来人呐,陛下高兴得要疯了!”  “朕没疯!朕要赏朕的卫青!你们这些刁民都想害朕!” 

卫青:“……”

「27」
早早离开了庆祝的酒席,委婉地拒绝了刘彻同榻而眠的邀请,卫青出了宫门。

黄泉跟在他身后,“干的漂亮,要和那个心机屌保持距离!”卫青当然听不见,他走过长长长长的街,停在一个少年面前。街上空无一人,这么晚了只有少年还在这里。

“去病。”喝了点酒的卫青眼睛很亮,和平日温和的形象不太一样。霍去病眯起眼,觉得此刻连月光都炫目。

「28」
霍去病对于捡了长庚这件事,其实是有点后悔的,因为长庚蠢的根本不像他自己说的那么厉害。他说明天下雨,那明天一定是晴天,他说一会放晴,那大雨一定接连三月不歇。

有一次霍去病居然信了长庚的话,半夜拉着舅舅爬上屋顶看一场叫“流星”的雨,结果一整晚只有个脸盆那么大的月亮。霍去病撑不住睡着了,还是卫青将他抱下去的,一想起来就丢脸。

黄泉不爽地哼哼:“身在福中不知福。”

「29」
霍去病知道舅舅其实并没有那么风光,从卫青当值建章侍中起,一直有一个人看他不顺眼。那人叫韩嫣,是刘彻幼年时的伴读,倍受宠信,是卫青之前,武帝身边第一人。

韩嫣极其奢侈,用金弹丸打鸟,长安城中的小叫花子都追在他屁股后面捡金丸。霍去病看着好玩,也捡过一次,被韩嫣瞧见了,“真是卫侍中的亲外甥,一个样的野种。”

  长庚拦住怒气冲天的霍去病:“唉唉唉,别打架,我看他的面相,命不久矣!”  果然,韩嫣与宫女有了奸情,被王太后处斩。

「30」
霍去病想起了韩嫣,这天两人正钓鱼,他问长庚,“我猜你只是不会算天气,也许你测凶吉算生死很准?” 

“必须的必啊!”

霍去病眼睛一亮:“那你快算算我日后能不能打胜仗,活到几时!”  长庚的笑容凝滞了一瞬间,马上又变得嬉皮笑脸起来,“不是我夸你,我算到你是一代将星,会成为名垂千古的将军!” 

“你是说我会变得和舅舅一样厉害么?”  “当然啦!” 

“那我一定要赶紧当上将军,同舅舅并肩杀敌!”  长庚的眼神躲闪了一下,欲言又止,却被黄泉看得一清二楚:“哈哈,看来你这废材还真的会算生死。”

「31」
元朔五年,卫青再次击败匈奴,战功累累,刘彻赶到军营中,“封卫青为大将军,统领全军!”  一甩袖子,接连将卫青三个没断奶的儿子列为封侯。

呼呼啦啦赏赐了一堆之后,刘彻看卫青的眼神儿都不对了,眼睛里有字,类似我的男人好帅、大将军真乃王的男人、卫青么么哒之类的,这痴汉也是没谁了,黄泉不服也得服。

「32」
卫青回到长安城,见了霍去病。

“舅舅,封侯好玩么,两次你受封我都没看到。”

“不是很好,挺累的,你站得越高,下面的人越希望你掉下来。” 

“那舅舅为什么不拒绝?”  卫青笑,“推辞不掉的,去病,朝堂之上有太多事不由己,如果可以,我真希望你不用也经历这些。”  “可我还是想……” “嗯?” 

霍去病看着卫青,战争让他的舅舅退去了全部的青涩,成了一位目光坚毅的将军。我想……霍去病紧闭着嘴,不发一言。

「33」
黄泉轻声回答卫青:“我还是想有一天能同你一起保家卫国,让百年后的人们提起我便不得不提到你,你我的名字,会一同印在各种书籍和百度词条上,形影不离。”

「34」
汉武帝今天高兴,非要写字,写完还要人夸,不光要夸还要有批评建议,没谁了。

下午练够了,刘彻拉着卫青一人到未央宫。刘彻立在桌前:“仲卿喜欢什么字?”卫青研墨:“陛下写什么都好。”  “那就写朕最爱的字吧,练了一天不能白练。”

刘彻大笔一挥,白纸上两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卫、青。

「35」
殿外站着十多个臣子,但凡书法有点名声有点造诣的都在。

“陛下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直拉我们陪他练字……”  “是啊…还翻来覆去就那两个词!”  “对对对,保家卫国、青天白日!”

「36」
卫青眼睛一亮,惊喜地看着字。刘彻很得意,没白练,朕心甚悦,人人有赏! 

“陛下……”    “仲卿。”刘彻看着卫青,觉得今日可上二垒,遂撅嘴候之。卫青头也没抬:“陛下这字极好,能再写个霍去病么?我给我外甥送去。” 

刘彻:“……”

「37」
黄泉拍腿狂笑:“叫你丫装逼!”

「38」
刘彻磨磨唧唧地写了个“霍去病”递给卫青,卫青高兴地走了,急着去见外甥。武帝一个人坐在未央宫里,达成男配结局,获得成就  :“神助攻”。

「39」
“妈的霍去病是谁?!宣他进宫!”刘彻拍案而起,获得成就:“帝の怒”。

元朔五年,十六岁的霍去病博得汉武帝的青睐,第二年,任命嫖姚校尉,成为最年轻的将领,随大将军卫青第一次出征。

史称,漠南之战。

「40」
千年后,黄泉跟别人提起为什么刘彻看到霍去病不但不刁难还委以重任时,总是不遗余力地瞎掰:“因为渣男皇帝看上了我的帅气,强行3p!”

「41」
忠义之言。

「42」
边塞,军营帐内。长庚戳着清汤寡水的饭菜,闲的蛋疼,“霍去病啊……”  “嗯?”霍少大口喝粥,抽空回复了一声。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哦?”  “噗…咳咳!啊?”  这反应,有故事!长庚来劲了,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霍去病,“快说快说,今儿个就指着你下饭了!” 

  黄泉:“长庚,来我们出去谈谈:D”

「43」
“怎么才算喜欢一个人?”十七岁的霍去病还是小鲜肉,有资格这么问,二十一世纪的少男少女就别问了,只有汉朝小鲜肉才有资格。

长庚斟酌了一下:“就是……你被封赏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和那个人分享喜悦!”  霍去病若有所思。

“还有,你在外行军时最希望那个人陪在你身边。”霍去病脸慢慢红了。

长庚了然:“喔~”    魂魄体的黄泉一脚穿过长庚的裤裆,满脸通红:“喔你妈个头啊!”

「44」
霍去病第一次获得军衔后,第一时间到了卫青府上,“舅舅!我能同你一起领兵杀敌了!”霍去病第一次池骋在大漠中,兴奋不已,跑了好几圈才回到卫青身边,两匹战马齐驱。原本就因为激动而狂跳的心,因为身边的人跳的更快了。

以上种种,长庚说的,全中。

「45」
长庚不是个安分的仙人,他枕着胳膊趴在榻上,用一种极尽猥琐的语气怂恿霍去病,“今天中秋啊……”  霍去病:“中秋…要送礼么?”

“当然啊!而且要送大礼呢!来表现你的重视!”听了这话,霍去病腾的站起冲出帐去。

「46」
“大将军!半个时辰前霍校尉带八百人出营了!”

卫青一脸卧槽尼玛,“去哪了?!怎么不及时通报!”没等卫青走出军帐,又有一个人匆匆跑来:“报!霍校尉回来了!”  话音未落霍去病就走进军帐,带着一串被绳子拴着的人,

“舅舅,我给你带礼物来了!”

「47」
霍去病一指身后被绑着的人:“这是大单于的叔父,那边那个是国相!”    “另外……这颗人头,是大单于的祖父。”霍去病羞涩地把怀里的盒子递了递,一脸期待求夸奖。

卫青:“……”

  霍去病:“不够嘛…帐外还有两千零八颗敌军首级!(汪!摇尾巴摇尾巴)”

   黄泉捂脸:“我都没眼看了。”

「48」
领兵八百,杀敌两千。经此一役,汉武帝刘彻特封霍去病为冠军侯,称他勇冠全军。

霍去病的威名被传播开来,人们都知道了,大汉除了李广和卫将军,还出了个霍小侯爷。然后百姓和历史不知道是,这场杰出的胜仗,其实是个中秋礼物。嘿嘿嘿…这大手笔,甜不甜!

「49」
黄泉说:“我有特殊的示爱技巧!”    孟婆表示,“男人的浪漫,我不懂。”

「50」
汉武帝很高兴,大汉再一次击败了匈奴,护卫了疆土,这一切都是他的大将军赢来的。他的卫青,已经赢了太多次了。

“卫青…”

刘彻站在未央宫深处,一旁的侍官深深地弯下腰:“陛下,这次的的封赏……”  “张骞封博望侯,霍去病封冠军侯。”  “是。还有卫将军……”  

刘彻握住书简的手蓦地收紧,“大将军……”

位极人臣。

“赏……”

  功高盖主。

刘彻轻声叹息:“赏千金,不封侯。”

「51」
“听说了么?大将军这次只赏了千金,一级侯爵都没加!”  “是啊,反倒是他那个外甥,年纪轻轻就封了冠军侯,怕是要重用了……” 

“朝堂要变天了啊。” 

  黄泉从宫墙穿出来就听到这一堆对话。卧槽!小人!胡乱猜测挑拨关系!这还能忍?!

「52」
然而霍小侯爷表示,能!想泡大将军,就要忍常人之不能忍![x

「53」
霍去病推开将军府的大门,直奔卫青的院子,一路上的侍从早就习惯了,见到他纷纷避让,无人阻拦。

卫青坐在树下擦着剑,笑道:“怎么不去宴席上庆功?”  “舅舅!”霍去病上前几步,紧张地开口:“我、我不想去,我就想待在舅舅身边。”

卫青:“……噫,撒娇。”  黄泉:“!!”

「54」
“反正,不管我立多大功,做什么侯,我都会永远追随舅舅。”霍去病说话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让卫青心头一颤,“……哈哈,你能是什么猴儿?”

  霍去病没理会卫青的玩笑,一本正经地掰弯自己:“舅舅…我仰慕您。” 

  门口强势围观的黄泉笑喷:“尼玛,能不能坦白的说喜欢?擦浪嘿呦?爱老虎油?”

「55」
然后卫青说:“好呀,欢迎你加入卫将军全球后援会,鉴于你是我外甥,可以让你做副会长呦!” 

霍去病:“正会长是谁?!”刘彻:“当然是朕!不服憋!”

黄泉怒日狗:“操!匈奴不想打了是不是!”

「56」
霍去病内心是纠结的,他不喜欢那些暗地里盯着舅舅,巴不得他早点下台的人。另一方面,他其实挺高兴舅舅这种失宠状态的,别问为什么:D。

“机会啊,小侯爷。是时候上演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背弃你,我也会站在你身后背弃全世界的戏码啦。”长庚靠在霍去病身上,贱兮兮地抖腿。

霍小侯爷:“……滚。”

「57」
宁乘是个投机者,在武帝寻求仙术,征召方士时入选,却终日不得见皇上。长庚曾对霍去病说宁乘那点本事还不如他这吊车尾的星宿。霍去病笑笑就忘了这个人了,直到有一天宁乘找上了卫青。

「58」
朝中曾有歌谣:“生男无喜,生女无怒,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人人都以为,卫家风光无量,皆因卫皇后一人。

卫青表示你们高兴就好^_^,刘彻一脸大写的懵逼:“啊?我很宠卫子夫?”

「59」
卫子夫看了一眼刘彻又看了一眼卫青:“呵呵。”

「60」
大将军赏千金,不封侯。长安炸了,众口相传卫家这次要完了,皇恩浩荡终究有逝去的一天,看看人家新侯霍去病,简直就像当年的卫将军啊……宁乘就是在这个形势下,天天去都门转悠,终于让他堵到了卫青。

「61」
宁乘看见卫公的车驾从都门中出来,一溜小跑过去盯着车,向内张望。大将军温和宽厚,停车笑着问宁乘:“你瞅啥?”宁乘:“瞅你咋地?”

  宁乘,卒。

「62」
宁乘才不会那么说!又不是东北人!

大将军问他你要干啥,宁乘整了整衣领,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大将军啊,你要玩完了啊!”  宁乘,卒。

「63」
宁乘整了整衣领,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大将军身食万户,三子封侯,可谓位极人臣,一时无两了。但物极必反,高且益危,大将军亦曾计及否?”

卫青的笑容消失了,他皱皱眉,从车上走下:“请先生教我。”

「64」
宁乘内心仰天流泪,妈的终于活下来了:“大将军得此尊荣,并非全靠战功,还有家姐的原因。如今卫皇后地位仍在,却多了个王夫人……”  卫青伸手按了按腰间的剑,“继续。”

宁乘咽口唾沫:“王夫人的老母在都,未邀封赏,大将军何不先赠千金,预结欢心?多一内援,即多一保障,此后方可无虑了。”

卫青垂眼,语气透着无奈  :“……先生所言极是。”

「65」
刘彻宣卫青入宫,拉着他写写画画,又到园子里逛了一下午。

“陛下有话直说好了,去病还等我回去吃饭呢。”  “……哦。”好烦,被秀了一脸,输了。

「66」
“朕听说,仲卿赠千金给王夫人的母亲?”卫青眨了眨眼,沉思了一下:“是……其实只送了五百金。”

刘彻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卫青:“为什么?”

  “……臣想修补一些必要的人际关系。”  “你不会。”刘彻烦躁地打断了卫青:“你不是这种人。告诉朕,谁教你的?” 

卫青:“呃……宁乘…?”  对不住了大兄弟!

「67」
刘彻冷笑:“宁乘?看来他很懂得为官之道,不如让他自己去做个官好了。”于是将其调任至东海做都尉,一生未曾回到长安。

「68」
建章宫内雕栏玉砌,花开的正好,刘彻沉默了多久,卫青就在一旁站了多久。“朕不需要仲卿去讨好任何人,朕会让你……登凌绝顶。”第二日,建章宫一旨圣谕,群臣惊诧——

“见大将军者皆行跪拜礼。”刘彻的许诺半点折扣未打,真正让卫青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69」
有人惊讶,有人嫉妒,有人了然。只有一人感到伤心和无力。

霍去病与长庚对饮:“长庚你看,如果一位皇帝想对谁好,真的可以很好很好……”一饮而尽,“我不如陛下。”

「70」
卫青最近有点烦,陛下每天像个青春期小姑娘一样多变,一会给他穿小鞋一会拉着他说朕错了朕不会让别人踩你头上。好笑哦,青哥可是本地人,说肝谁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肝,谁敢踩他头上。

卫青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不然汉朝要完,于是卫青跟刘彻讲,“没仗可打就找点别的事做,不如结婚吧。”刘彻高兴的晕了过去。

「71」
刘彻醒过来,传卫青入殿。拉住卫青就不撒手了,“好、好、好!结婚好,结婚!”

卫青轻轻地拍着刘彻的后背给他顺气,等刘彻心情平复下来才说道:“那陛下想好给朝里谁赐婚了么?我看东方朔也老大不小的了……”刘彻凄凉地笑了:“唉我他妈就知道作者的尿性……”

「72」
刘彻又空欢喜了一场,对此他表示早已习惯,毕竟这里是卫霍/霍卫的主场。但是堂堂天子怎么能说服就服!

刘彻脸上带着笑,和蔼可亲的样子:“那什么,朕看霍去病也不小了,可有婚配?”

卫青垂着的手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

“没有。”

「73」
霍去病站在阶前,刘彻看他:“霍将军,你年纪也不小了,这么久也不成亲,心中可有人选?”
“……”
“但说无妨,朕为你做主。”

卫青有点虚弱:“陛下……去病还小……”

“哪小了,也就你这个做舅舅的一直把人当小孩儿!”

“陛下!”霍去病开口,“臣不想娶亲!

“匈奴不灭,无以家为!”

评论(17)
热度(23)

© 插而湿叫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