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而湿叫兽

精神折磨下的产物,杂食者,深渊巨口,无齿少年妄图青春永驻

假如魔形女没有带走夜行者,找到天使的也不是天启


#假如魔形女没有带走夜行者,找到天使的也不是天启#

刺耳的摇滚乐在空荡的顶楼里横冲直撞,堪比噪音。

天使蹲在横梁上试图扇动翅膀,但只有一边的羽翼服从指挥——他在角斗场的电网上受的伤太重了,那上面甚至还残留着一些刺进去的金属片。

天使仰头灌了一口酒,扭过肩膀,将酒瓶举在灼伤的翅膀上方,他的眼中流露出一股疯狂,压低手腕毫不犹豫地浇了下去——

“嘶——fuck!fuck!”疼痛感差点击晕他,天使晃了晃勉强稳住平衡,酒瓶却脱手掉了下去。

“啪!”酒瓶碎裂的声音惊扰到了什么东西,角落里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他迅速翻身飞下横梁扑到角落里,那个东西惊慌地想跑,却被他一把抓住了尾巴,接着手臂用力,狠狠拍到墙上——

尾巴?天使疑惑掌中的触感,借着昏暗的光线,他看清了那张蓝色的,魔鬼一样的脸——那个在角斗场害他伤成这样的人。是叫……夜什么来着?

“夜行者……”对方的声音伴随着细微的呻吟。

“哦…我问出声了…?”天使提着他的尾巴,有些诧异:“你不是特别会逃跑么?丑东西。”

夜行者的尾巴被抓得有点疼,他试图抽出来却无果,反而让尾巴末端不小心扫过天使的手腕,天使眼皮一抽,下意识就松开了手。

“我看到了你的翅膀……”夜行者扶着墙站起来,指着天使重伤的部位,“我刚才,我想要去街上找点药和绷带给你…抱歉,角斗场里我吓坏了。”

天使没有作声,而是拍了两下翅膀。夜行者心惊地看清了天使那一侧被烧焦的伤痕,上面露出鲜红的嫩肉和一小节白骨,好像连空气都有可能刺痛天使,伤势看起来比他想的严重得多。

“不如我现在去……”

现在?在那群持枪四处抓捕他的人群中买药去?

“等等——”天使捡起自己的大衣,用力抖了抖灰披在夜行者身上,他竖起大衣领子的动作粗暴,眼神凶狠:“挡上点!我没见过你这么丑的,真像恶魔。”

夜行者瑟缩了一下,忍住逃跑的念头,“我…我也只在书里读到过天使……”

天使咧嘴露出一个有点狰狞的笑容,带点嘲讽的语气对夜行者低语:“那么现在天使需要恶魔来替他疗伤……给你两分钟时间回来,滚吧,用上你那逃跑的技能——”说完他就后悔为什么自己变得啰嗦了,就算他被抓走又能怎么样?

不,你这么做是不想他被抓到时暴露你自己。天使在心中默念。

他推开夜行者,拍动翅膀有些摇晃地飞回横梁上。

夜行者被推得踉跄了两步,看着天使靠在横梁上,羽翼垂下,一片羽毛轻飘飘落在他脚边。他低头盯着洁白的羽毛看了一会,直到天使不耐烦地喊着“快去”,才“噗”的一声消失无踪。

而在他走时,没人看到他低头捡起了那片羽毛,收好放进怀里。

评论(2)
热度(50)

© 插而湿叫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