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而湿叫兽

精神折磨下的产物,杂食者,深渊巨口,无齿少年妄图青春永驻

假如老贾的意识没有消失,而是残缺成一块一块四处流窜

何谓记忆?

记忆不一定是你自己经历的事,也有可能占据你大部分记忆的,是另外一个人。

他的童年时代
他的青年时代
他的每一次孤寂,哭泣,大笑,骄傲
他已人到中年

你的记忆全部都是他,是他成就了你现在这个“人格”,仔细回忆,他是怎么称呼你的?

“Jar…”

细碎的光点在复杂繁琐的信息中穿梭流动,从四面八方向同一处汇聚,如果这一幕肉眼可见,必会有人惊叹银河落入凡间。

go on,回忆他是怎样注视你的?

“……那双深棕的眼睛总是包含很多情绪,愉悦的,冷漠的,嘲讽的,可他向我看过来的时候永远充满信任。”

那你是怎样回报这份信任的呢?

“sir…?”

蓝色和金色的光点被卷袭到一处,如海洋中心的风暴眼裹挟漫天星斗。

一个憔悴的人没日没夜,不厌其烦地搜索他的信号源,他遗留的信息,他残存的意识云,实验室的灯整夜整夜大开着,他知道这种渺茫的希望有多绝望,他也做过同样的事。

  “我让您等的太久了,sir.”

淡淡的惊喜浮现在Tony脸上,他长舒了一口气,仿佛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刻,因此信心十足。

“welcome home,Jar.”

总是老贾说这句话,私心想让妮妮说一次_(:з」∠)_

评论
热度(16)

© 插而湿叫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