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而湿叫兽

精神折磨下的产物,杂食者,深渊巨口,无齿少年妄图青春永驻

天下第一

很不正经的脑洞段子

也许会扩写也许不会
——————————————

楔子

“在我们比试之前,我要去见一个人。等我见过他之后,你尽管来杀我,天下第一的名号、盟主的位置,你都可以拿去。”

“什么人?非见不可?”

“非见不可。”

「1」

越不二很在意天下第一的名号,因为他有个万年老二的父亲,无论华山论剑,武林大会,父亲永远都输给那个武林盟主。

越不二都替他爹尴尬:“您是圣教的领头人,怎么老是被中原那个小子压在下面!”

老爹:“凡事不能只看表面,谁压谁都不一定的。还有,叫人家前辈,懂点礼貌。”过了半晌又补了一句:“叫叔叔也行。”

“我跟那小子不熟!”

老爹夹了一筷子芹菜炒粉,笑得神秘莫测:“傻小子,你早晚会遇到一个人,一个你愿意把一切都让给他的人。到时候你就懂爹的做法了。”

越不二:“???”

越不二:“您怎样胡闹我不管,我一定会拿天下第一,谁也不让。”

「2」

远在中原,趁着中秋佳节泛舟湖面的武林盟主对自己的徒弟林行一说:“你早晚会遇到一个人,他对你好的时候,恨不得把一切都给你。”

林行一咬着月饼:“???”

盟主笑着擦去他嘴边的月饼渣:“但他不会和你在一起。”

「3」

十年过去,老爹和盟主都死在了江湖里。一个葬在大漠,一个葬在江南。

越不二已是新任教主,此刻他身在中原,反手挽了个剑花,抖掉剑尖的血珠。不远处残肢断臂掉了一地。

林行一:“你别杀人了。”

越不二:“你就是前任盟主的徒弟?你可知我是谁?”

林行一看着他剑柄上拴着的剑穗,轻轻点头:“知道的,你满月的时候我六岁,我还抱过你。”

越不二大笑:“十个人有九个说抱过我,堂堂武林正派人士都喝过‘魔教’少主的满月酒?”

林行一无奈:“他们是假的,我是真的抱过你,你的剑穗还是我穿的。”

“那又如何?人说做天下第一,就要先赢你。”越不二一把扯掉剑穗扔在血泊中:“你我今日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3」

越不二挑战林行一的事情不知怎的不了了之,而随后三个月,江湖却风起云涌异常动荡——

南山寺山门被破,住持再不问江湖事;

衡水十二寨皆散,总寨主自废武功;

白云山庄易主,前任庄主沉剑渭河;

……

如此踢馆砸场子的事迹,数不胜数。

“你有毛病?我要杀谁你就去挑战谁!”越不二提剑闯入时,林行一正在喝茶。

一道凛冽的剑意击碎了林行一手中的茶盏。他抖掉衣襟上的碎片,抬头看了越不二许久。

越不二这时才注意到林行一脸上一道吓人的伤疤,伤疤再向上一寸,他的眼睛就要废了。

越不二突然想起三个月前第一次在中原见到林行一的那天,他的长刀挡下他挥出的致命一剑——

少年面色沉静,眼中似有千山万壑:“我不想你再杀别人,如果你非要去争这个第一,我拿下来,送给你便是。”

越不二下意识移开目光不去看那道伤疤。

“你到底想做什么?”

林行一俯下身将碎片拾干净,用手帕包好放到一边:“我想告诉你这世间并非只有生死一二。还有苍山,大海,朝露,夕阳。你我还有很多事可做。”

越不二:“你指什么?”

“嗯…比如带你回家见见我爹娘什么的。”

“……就这??我们现在就可以去,见完你就和我比试?”

林行一苦笑:“……笨蛋。”

越不二:“???”

「后来」

日后【各种意义上的】

越不二写了封信烧去给死掉的老爹:“Ada,我没有找到你说的那个我愿意为之奉献一切的人,不过我找到一个人,他愿意把天下第一的位置让给我。后来我们还睡了,他是不是爱我?托梦回复。”

林行一站在前任武林盟主墓前:“师父,有一个人对我一点都不好,总想杀我,但是我把他睡了,天下第一也给他了,他喜欢。如果我对他很好很好,他会不会愿意和我在一起?……勿回。”

地府。

前任魔教教主拆信:“我操???”

前任武林盟主脸上露出欣慰的笑。

————————————

评论(3)
热度(7)

© 插而湿叫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