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而湿叫兽

精神折磨下的产物,杂食者,深渊巨口,无齿少年妄图青春永驻

脑洞

「脑洞」

我最后一次见她是在湖心亭里,那时候她是妖女,一大批武林高手正赶来杀她,我是第一个找到她的人,却只是来看热闹。

“你怎么不走?”
“我在等一个人,他不来,我便慷慨赴死。”
“来了又如何?这次各门高手齐聚,你二人绝逃不出这里。”

她听了我的话居然笑得很甜,像每一个深陷爱河的天真少女,毫不惧怕死亡:“要是他来了,就两个人一起等死。”

我嗤之以鼻,转身就走,完全失去了看热闹的兴趣。

后来听说她葬身湖底,再无踪迹。人们纷纷劝慰我,让我看开点,说大侠光明磊落,这样的妖女娶回来做夫人多不值。

我懒得解释,婚约虽是从小订下的,我和她却从未有谁想过实践这个约定,我常说自己一心追求更高深的武学,情爱之事于我是牵绊。

她大笑我迂腐,边逼着我陪她翻花绳边咒我孤独终老,她说她不一样,她会做举世无双的女人,嫁人也要风风光光。

听闻那天她一袭白裙被血染的鲜红,湖面火光冲天,来的高手足有百人。

我想她没有等到要等的人,却也把这一切当成一场婚礼。嫁衣,烟火,高朋满座,都是提刀来贺。

风光无量,举世无双,她两样都做到了。

她也一定预料到了,所以她才笑得坦然,傻乎乎地一直等下去,我却落荒而逃。

很久以后我还会梦到那天,梦里我说的不是“你怎么不走?”

而是“我带你走。”

评论
热度(1)

© 插而湿叫兽 | Powered by LOFTER